中国西藏网 > 文史

翻身农奴扎西罗布:“旧西藏赋税比天上的星星还多”

刘枫 段敏 马静 发布时间:2019-04-12 09:28:00来源: 中国西藏新闻网

chenzd94107_s.jpg
图为扎西罗布(右一)在与儿子次仁、儿媳达娃央宗聊天。记者 刘枫 摄

  扎西罗布,男,生于1927年8月,居住于西藏山南市扎囊县阿扎乡阿扎村。

  西藏民主改革以前,扎西罗布是阿扎庄园的差巴。阿扎庄园拥有500多亩耕地,30多户差巴,是旧西藏章达宗辖区内的七大庄园之一,由乃朗寺派出代理人管理。面对沉重的压迫和剥削,扎西罗布一家只能拼命劳作,生活苦不堪言。

  西藏民主改革后,广大农奴身上的枷锁被彻底砸碎,扎西罗布由此翻身当家作主,开启人生新篇章。

  在扎囊县阿扎乡阿扎村,92岁的扎西罗布是村里人人羡慕的长寿老人。

  第一次见到扎西罗布时,他在村委会大院正晒着太阳和村干部聊天。扎西罗布已过鲐背之年,岁月压弯了他的腰杆,染白了他的头发,在他脸上留下道道沟壑。

  西藏民主改革以前,扎西罗布是阿扎庄园的差巴。“那时候,我们租种庄园的8亩地,喂养庄园的30多只羊,一家人挤在两间遮不住风、挡不住雨的茅棚里,每天都在不停地干活。”扎西罗布回忆说,他就像机器一样在土地里不停地“刨食”,一年到头却只能得到4袋糌粑,其余的全部都缴了税。

  “我们不光要向阿扎庄园缴税,还要向乃朗寺、阿扎寺缴税,向拉萨的‘雪巴列空’(旧西藏地方政府的办事机构)缴税,记忆中不是在地里干活,就是在去缴税的路上。”扎西罗布如是说。

  在旧西藏,不光收税的机构多,赋税的名目也花样百出。

  “种地要缴粮食税,生孩子要缴人头税,养牛要缴牛税……”“连我家养了一只鸡,每个月都要上缴10个鸡蛋作为鸡蛋税,羊拉的粪都要收集起来作为肥料税上缴。”回想起来,扎西罗布觉得旧西藏的税不仅沉重,还十分可笑。

  旧西藏民谚“赋税比水中的波纹还多,比天上的星星还多”,形象道出了差巴身上沉重的负担。面对层层盘剥和大量的赋税,差巴根本无法维持正常生活,长期饿肚子,还经常遭受严厉的惩罚。

  扎西罗布说:“我亲眼见到过有‘差巴’因为缴不上酥油税,被庄园管家吊起来痛打的情形。庄园里还有5户人家因为缴不起税,不得不翻过昌果山举家逃亡。”

  在旧西藏,除了要耕种自己租的土地外,还要无偿地为寺庙、庄园出工出力。扎西罗布的父亲就是在维修阿扎寺、搬运石头时,被活活累死的。

  “作为农奴,命就不是自己的。”暗无天日的生活看不到尽头,扎西罗布对人生不敢有任何奢望。直到1959年,解放军到来,驱散了乌云,扎西罗布的人生终于闪烁出光芒。

  “民主改革时,我正在去拉萨缴柴火税的路上,遇到运送物资的‘金珠玛米’,他们让我回家,不用缴税了,还要给我们分田地,我当时根本不敢相信。”扎西罗布说,“回到阿扎庄园后,发现解放军已经把无恶不作的庄园管家抓了起来,废除了所有的税,给我们分了田地、房子、牲畜。当时我家分到了12亩地、3间房和10多只羊。”

  “分完田地,解放军又让我们到桑耶区开会,组织我们成立农民协会。我当时作为村民代表参加了会议,还被选为了村民小组组长,后来又当了生产队的副队长。从此,日子一年比一年好起来。”民主改革后,扎西罗布最直接、最明显的感受就是粮食打的多了,家人能吃饱了,生活轻松了,晚上睡得着了。

  如今,扎西罗布住着190平方米的安居房,不仅能拿到高龄补贴、养老金,还能享受到医疗保险,家里有15亩地、8头牛,粮食堆满仓,每年还有生态岗位和氆氇编织收益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

(责编: 李文治)

版权声明:凡注明“来源:中国西藏网”或“中国西藏网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归高原(北京)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体转载、摘编、引用,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• 《文成公主》藏文化大型史诗剧第七季正在排练中

    1990年出生的西绕平措是《文成公主》藏文化大型史诗剧的“老人”了,在该剧演出的六年中,他熟练地掌握了卓舞、藏戏、金东乡、甲谐等藏地非遗舞蹈,因为优秀的表现,他还肩负着训练组里新演员的职责。[详细]
  • 格桑花见炊烟

    “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。”“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。”真相总是这样,知道或不知道,都可能是一场悲剧,就好像格桑花任凭美丽,却总在炊烟之外。[详细]
  • 西藏部分单位组织参观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馆

    近日,自治区政协部分界别委员、克松村村民集中参观了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馆。通过参观,大家对西藏民主改革历程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,为生活在美好幸福的社会主义新西藏而庆幸欢喜。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