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西藏网 > 赏阅

“共产党来了苦变甜”

鹿丽娟 裴聪 格桑伦珠 发布时间:2019-06-06 08:56:00来源: 西藏日报

  图为索朗罗布在用自己的获奖证书教育孙子要永远感党恩、听党话、跟党走。格桑伦珠 裴聪 鹿丽娟 摄

  人物背景:

  索朗罗布,男,出生于1947年5月,现居住在西藏自治区尼木县吞巴乡吞达村。民主改革前,索朗罗布家中7口人都是吞巴庄园的“差巴”。父亲旺堆罗布是“尼木体”藏文书法传承人之一,在庄园中做记录一职,母亲米玛在庄园内做杂役奴仆,没有人身自由,没有土地,生活艰苦。民主改革后,索朗罗布一家分到了10亩土地,生活安宁。索朗罗布育有6个子女,家家都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来源。

  迎着和煦的春风,采访组一行驱车来到被誉为“藏文鼻祖之乡、水磨藏香之源”的尼木县吞巴乡。走进吞达村,房屋散落在山谷中,远处雪山融化的雪水形成一条小河,从村子中穿流而过。河上,分布着大大小小用于研磨藏香原料的水磨。

  走进72岁的索朗罗布老人家,索朗罗布夫妇热情地招呼记者一行参观自家的两层小楼,一楼摆满了晾晒的藏香,弥漫着幽幽的香味。

  “波啦,这么多藏香要销售到哪里呀?”“这些都是内地的订单,每年都和固定的客户合作。”谈到藏香时,索朗罗布老人说不到几句话就会爽朗地笑出声来。

  “现在的生活真是太好了,只要有时间,我就会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宣讲,为党和政府多做力所能及的事情。”索朗罗布说。

  对于60年前的生活,索朗罗布记忆里除了沉重的赋税、母亲天不亮就出门到处要饭的背影,就只剩下晚上和母亲、哥哥姐姐们一起挤在昏暗潮湿的地上,看着菜油灯发出微弱灯光的场景。

  1959年,民主改革让封建农奴制度土崩瓦解。12岁的索朗罗布看着工作队登记家里的成员名单,还将农奴主的地分给了父亲。“这10亩农田从此以后就是我们自己的了,再也不用交9成多的农租了。我们一家终于告别了‘伸手摸到碗底才有点糌粑’的生活,每顿都能吃饱了。”索朗罗布激动地说。

  无尽的黑暗岁月终于迎来了新生的曙光。

  民主改革后,索朗罗布的父亲旺堆罗布因有藏文书法功底,被工作队选为吞达村的藏文老师。索朗罗布也在那时,才开始学到父亲的知识,而在民主改革前作为一个“差巴”,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这也改变了索朗罗布的命运,1966年至1978年,索朗罗布在吞巴乡吞达村担任民办学校教师,1978年至1990年担任了吞巴乡吞达村“两委”委员,1990年至1993年在吞达村担任秘书。

  1994年开始,索朗罗布开始务农。务农期间,他学会了制作藏香的技艺,在尼木县着力打造“文香故里”特色文化品牌的东风下,索朗罗布注册了尼木藏香商标。得益于藏香协会的统一量化藏香制作标准、统一推广品牌,索朗罗布凭借自己精湛的藏香技艺得到很多国内直供订单,每年制作藏香的收入超过2万元。

  “小时候,我们家每年都要给农奴主缴纳沉重的赋税,日常的口粮是他们给牲畜吃的饲料,有时候甚至连饲料都吃不到,我们在旧社会的生活简直牛马都不如。”

  “在旧西藏,作为最底层的农奴,我们住的都是阴暗潮湿的棚舍,冻死、病死那是常有的事儿。”

  “虽然我的父母已经去世了,但中国共产党就是我的再生父母,正是有了党的关心关怀,我才有了今天幸福的生活。”

  索朗罗布用通俗易懂的语言,将新旧西藏对比、党的各项政策认真地传达给群众,在他的宣讲带动下,当地农牧民群众对党和国家充满了感激,更加坚定了感党恩、听党话、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。现在,吞巴乡都知道有这么一个热心肠的宣讲员。

(责编: 胡瑛)

版权声明:凡注明“来源:中国西藏网”或“中国西藏网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归高原(北京)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体转载、摘编、引用,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